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在我的一生中,做過無數的夢。哦,也許還不算一生,而以後也將做著更多的夢,只是就此前的一生來說,我無時無刻不是在做著夢。而我的那些陰鬱的夢,幾多的無可言說,只能沉緘在無涯的浪海中,成無涯的無物,構置成我的抽像的無概念的世界。可是,沒有溫柔可言,那裡面是黑暗中的一雙大手,呼風喚雨的隨意塗抹著。我很是無可奈何,只能睜著一雙迷離的眸子觀望。 時光推進,我知道我的一生就只此些無法言喻的黑不隆冬的東西了。可算是我有涯的一生中擁有的一片無涯的世界罷。而在時光的絮語中,輕輕的思及你,卻是那麼的溫柔與美好。 或許這也就是一種不可觸摸的無邊無形的無物罷。可以隨意的戀想,可以隨意支配時間、空間,構置不同的圖案,不同的款式,次遞而來氤氳在我的無涯的神思中,給予我一片深幽的歎喟。抓著時光之手,我將你細細的描摹,我將你絮絮的揚起,我將你輕柔的存放。 如果生命讓我重走一遭,我想我依然還會如此,在不遠不近的時刻裡,在不深不淺的距離中將你邂逅,將你攬入心懷,幽幽地編織一份獨特的情懷。很想知道,時光之手如此的精妙,可以讓我那麼天真地懷揣著一份落落的情戀,在當我將這份情戀融入到現實的蒼白時,又將會是如何的光景呢? 想起你的某些時光,憐柔溢得滿滿,如何叫我去偶遇這份清淡如水的情愫?在那明月流淌著的靜夜裡,在那清風吹拂的午後,在那眸光望不到的地方,總有你低頭抬首的清影,寥落的氣息,寂寂地唱響在我生命的意魂裡。我的幽懷中總也有了那份訴不清的清靄,總也有了那份描不盡的幕景,是在一轉身的側首裡,是在一回驀的蒼涼中,你的姿影遠去,又歸來,撩撥著我的款款心曲。 聽四月的歡歌唱響在迷夢深處,那時,我以為自己撞進了一個別樣的世界裡,那裡有著清冽的潺潺流水,那裡有著嚦嚦的婉轉鳴叫,那裡有著簌簌的清風吹撫,那裡有著婆娑的花月之清景。一片幽靜岑寂的世界,獨戀。 僅管時光消逝,而你並沒有走遠。我知道,你依然還繾綣著我的柔情。我用煙霧法鏤刻著你的形形跡跡,那是我最為用心的一場煙雨花事。僅管我知道我怎麼都不能阻擋住你前進的飄忽,然,我依然戀你喜你那麼深,又那麼淺。煩囂的心境亦因你而澄清,卑微的心緒亦因你而高貴,怯怯的情絲亦因你而昂揚。在你的情韻絲絲繚繞蔓延浸入我心腑之際,我學會了豁朗撒手生命中的一切,不再那麼戀戀地緊扣在心魂裡,不忍放,不忍棄。 目光並不深邃,情戀並不專注,卻足以讓我沁心涼肺。思忖著生活,予我的偶然與必然,我無法欣然承接,糾結的情懷深之又深,重之又重,終至於在你的慵媚清涼中,無意馳騁,將生命行進。無論前方的路途是否順暢,皆再不會糾葛在懷,憂思成魅。 如今,你也許漸行漸遠,也許依然戀在了我的骨血中。我卻總是在寂寥的時刻裡,思你的綿綿密密的情,戀你溫溫柔柔的愛。呵捧著,似一縷風,綏綏吹過,飄忽著遠去。獨留我在燈火闌珊處癡癡的笑,落落地淡漠身邊一切。 此身,系取在何時,皆不再更動我絲毫,我會讓自己徹底地排除在塵世的霓虹燈影外。你有著你前進的方向,而我有著我滯留的清怡。你有著你汲汲營營的場所,我有著我興味索然的寂寥。彼此不同的心結,卻並不妨礙我對你的欣賞,你對我的掂量。我們置身於紅塵,你或許永遠都有你解不開的寂寞,而我或許永遠都擁有我及想抓在心魂深處的孤獨。 戀上時光,戀上無物,戀上空白,我就成了時光深處的化石;戀上新潮,戀上浪漫,戀上現實,你就成了歲月裡的浪潮兒。我會一直站在遙遠的地方望你縱情於花海,望你撩情牽念於無意中,我會很溫柔的笑,很恬怡的祈願,很堅貞的固守。化形於無形,化疆於無疆,也許這是我生命無意中獲得的一份禮物。似乎是你為我開啟的一片天地呢。 夢裡,我依舊會睜著雙眼,望著你留給我的背影搖曳獨舞。攝取那溶溶月華、清清夜風、絲絲幽靄,為自己打造一個清空的世界,守著那份心靈的應允承載一生,不是那種鏗鏘的堅持,只是如風如水般的柔隱,消弭生命所設置的所有框架。 我記得在無良的時候輕輕地笑侃一語:這個世界,人與人之間沒有深刻的情感可言,文明的人類真要想擁有一份情,唯只自己為自己架起一座情感的空中花園,供生命予取予求,浪漫滿懷。風般的笑隱在唇角。我懂得的物語,總也那般飄忽。 很想憐惜地捧起一顆心,看它輕輕地在我的輕撫下流下灼痛的淚。那時,我會很癡情的看著那淚痕輕流的水印,再輕輕地拈起放於唇角,也許鹹澀的味盈滿那一時刻。然,我知道,那只是我的浪漫情懷吧。我依舊還是在蒼白時蒼白著,在嫣然時嫣然著,在寥落時寥落著,在迷離時迷離著。不分白天黑夜的將所有的時光編織著一場離夢,呼喚著情的歸來,夢的顛覆。而我只是躺在夢的陰影下無關緊要的訴說一場心花的凋零。 再不會將你拼湊於生活,只是若煙般地迷漫我的時空。而我便靜靜的獨坐,打亂時光的絮語,又一次次的細細編織鐫刻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緣由 寫下下面的文字,沒有理由,就是想寫,太久沒寫了,手有點生了,於是就想試著再一次用手敲打鍵盤留下點文字。但這並不是想證明我的存在或是我的不存在。當然,你可以把這些文字當做遺言,但我相信這不是最後的文字也不會是你這輩子看到的唯一的文字。我告訴你,我就是想寫。 行走 我很詫異我的鎮定。當我行走在那條沿海大通道上。時間,定格。四年前的5月25日,七條半人命,每條約為23萬元人民幣,共計161萬元。另附:半條不算!時間,又一次定格,四年後的3月27日,行走於這條路上,用我那兩個輪子的代步工具,壓死了一隻貓。然後,記憶泛活。於是,我很是詫異自己的鎮定和人民的健忘和善忘。結論:時間行走,帶走了一切包括記憶和恐懼。於是,我站在那個曾丟失七條半人命的路邊,思考了現在以及未來,其中著重琢磨了那161萬。 異人 異人者不是指有特異功能的人而是指行為怪異之人。最近,街上就有這樣的人。其實,說是街上很是有些牽強。就那一條小巷稱之為街確有些打腫臉充胖子之嫌疑,好在沒有人追究其事。當然,這異人還是要提的。之前提到了異人者行為怪異者也。此人異在何處呢?一為此人之身份成疑,不知何方人氏亦不知從何時何地起,就出現在所謂的街上。其為來歷甚為怪異也。二、此人為一拾荒者,每每在拾到得意之處難免要高歌或是高呼一曲,此聲之大可沖雲霄,聲音大本沒什麼奇怪的,怪就怪在此人所歌所呼之內容沒有人可以清楚地說出其意思。吾疑為一新出現的語言,有待於專家考證。所以語言怪異為二怪也。三,此人拾荒所背麻袋上有九個補丁。若不是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代,我一定會懷疑這個人是丐幫的九袋弟子,指不定是未來幫主之大熱門呢,此為題外話。其實,做為一拾荒者至少其吃飯工具應該是必備的,例如麻袋之類的更是居家旅行必備之行李啊,為何其人麻帶上有九個補丁?此為三怪也。有此三怪,足以認證此為異人也。 風月無邊 提到此話題必然會引起不必要的猜測。實則不然,斯時風月與彼時之風月早就風馬牛不相及。我提到這邊的風與月是單純的自然或是天然現象。風指風,月指月。誠如我們偉大領導蔡校長所語:一切與愛情無關,套用他老人家之話可以論述為一切與風月無關。 與風月無關,卻有關風月。無故地,起風了。很大,很急大有摧城拔寨之勢。當然不是沒有徵兆的,早於日前有預報提過今明兩天大風。可眾所皆知的是,天氣預報如同女人的月經,有時准有時不准的,你做好準備了他反而不來了,你沒準備好以為不准了,反倒是很準時地出現了打你措手不及。這風就是這樣,本以為不會來了,沒想到還是來了,沒以為會拐個彎了,沒想到倒是倔強的很,更是正面來了。於是,滿天的風,很是有無邊的樣子。當然,月沒了,連個邊兒都不見了,比之風,更是無邊啊。試想就是真有月了,你說他有邊嗎?幾個邊?一個圓型有幾個邊?那麼月亮就有幾個邊!圓無邊,月無邊! 扯談 我知道,很多人恨我。至於為什麼恨我,理由則有千千萬萬。所以,你不用問我為什麼會有很多人恨我。我說,我不知道。同時,我還會告訴你,也有很多人恨你,包括我。為什麼恨你?很簡單,因為你問了我一個我不懂得回答的問題,所以我恨上了。對,正像你說的,這樣一來,恨一個人就太容易了。本來就是,什麼都不容易,恨個人還不容易?隨便找點人家的不是,再不行就找點茬無緣無故地恨上一回也不見得有人會少塊塊肉。所以,恨人是很容易的。你點頭了?是的,我看到你點頭了!那你恨我嗎?不恨!為什麼不恨?因為有很多人恨我?所以,你不想隨大流,所以你不恨了?!其實,我告訴你,你這想法是很傻的,你不恨我?你不恨我不代表你有水平有能耐,也不代表你就是時尚就是潮流。我告訴你,你不是,你什麼都不是。我知道恨我的人很多,可是跟不恨我的人相比較,這人數就少得可憐了。這樣一來,你不還是隨大流了?還是俗了。所以,你還是恨上我吧。什麼?你說什麼?你說你還是不恨我?為什麼?犯不著?!我說你虛偽了吧你?!明明都恨上了,還恨得牙根都癢癢的竟然說不恨?不恨,你那牙恨能癢成那樣?腮幫子都腫了。什麼?上火上的?上火能上成那樣?能上成腮幫子腫得跟發面似的?!騙誰了?!就是恨我給恨的吧!你說什麼?說你恨上我了,不但恨的牙根癢癢的,還恨不得找個東西把我的嘴巴給堵住!!!我說嘛,你是恨我的,你果然恨了,還恨得挺深的,說什麼不恨我,全是他娘的鬼話,我就不信會有不恨我的人,我本來還以為你是第一個呢,沒想到啊,你還是晚節不保,你終歸還是恨我,再狡猾的狐狸也是會露出尾巴的。你不是恨了嗎?我早看出來了,你會恨我的,就算早前不恨,最後還是會恨上的,我說過的,恨一個人是很容易的事。我沒說錯吧?你說什麼?說你頭暈,我也有點暈,可是我還是有點不明白,你為什麼恨我呢?不知道?不可能吧?竟然會有這種人?為什麼恨別人都不知道就恨上了!要我說你什麼好呢?哦,你叫我什麼都不用說?你頭疼?!我知道了,我不說了,那就你說吧,說吧,說說為什麼你恨我?!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出了火車站,眼前是一條筆直的柏油馬路一直延伸到遠處鬱鬱青翠的山腳下,那該就是我心中此刻默默呼喚著的琅琊山了。 小公共汽車一直開到山腳下,迎面是高高的山門,看著門額上蘇軾題寫的“琅琊山”三個字,心底隨之而來的卻是莫明的悵然與失落。 “山行六七里”沒有翼然臨於泉上的亭子,只有吵雜的人群圍著黑灰色的磚牆裡的醉翁亭舊址。四周圍牆之高聳,裡裡外外真不知有幾重,亭榭樓閣林立。哪一個是醉翁亭?哪裡有山間不同的四時之景? 深秀湖、琅琊寺,南天門,沒有在心底留下一點點的影子,只是腳步跟著路慢慢地走。 往回走的時候不知何時走岔了路,依然是渾然不覺中。前邊是山間的平地,有一條小徑通向遠方,前方沒有遊人,腳步突然加快了。 前面平和而安詳,空氣也似乎變得清新多了,小山間的平地上種著些麥子,還有不知名的野花的清香,山頭的樹林青翠濃茂,“野芳發而幽香,佳林秀而繁蔭”想起這兩句雖然沒有濃裝艷抹的媚俗,卻也多少有點不舒服,不似眼前說不出的清新與自然。 走近了,幾間低矮土牆的茅屋,建在山間泉水匯成的溪邊上,周圍沒有籬笆,較遠處山腳下大樹上拴著的不知是黃牛還是水牛;有幾隻羊也在那裡安詳地打著盹兒;近處的草叢裡幾隻雞悠閒地踱來踱去,漫不經心地啄著覓食;沒有人。一切都是那麼安詳、寧靜、清新與自然,思想一下子超越了腳步 “啊,狗……”同行的一位來自北京的女孩叫了起來,語氣中掩飾不住的新奇與驚喜,“曾經見過狗”的幾個人笑了起來,我也有些微微的笑了。於是幾個人忙著在茅屋邊選景,去照那雞、那狗,並與那頭可愛而運氣的牛的合影。 只有我一個人仍慢慢往前走,並是前邊有什麼更吸引我的。我知道,這一切對他們是從未經歷的新鮮與好奇,他們只是這裡的過客;而我不是,這份寧靜、安詳與和諧曾經屬於我,我曾經是它的主人,也許將來還是,但現在不是,現在只是一種淡淡的鄉愁般憂傷的記憶。這裡還應該有位戴斗笠,手牽黃牛的牧童。還應有側坐青苔,蓬頭垂綸的稚子,或許應該就是我…… 曾經的那個夢又在我心中慢慢泛起,我有些怔怔的了,但仍沒有停下匆匆的腳步,我要去追尋曾經夢裡的點點滴滴,去看我的“茲茲斯干,幽幽南山”,我的“小橋流水人家”還有那“茅簷低小,溪上青青草”…… 曾經的記憶是無法完全尋回來的了,我知道我的腳步只會帶首我沉重與失望,只會打碎我剛剛復甦的夢,然而我也知道我仍就要往前走,我只能往前走。 走出連綿的小山,站在山口的橋上,小溪已經匯成了眼前的這條小河,遠處已經能看到城市中林立的高樓和工廠的煙窗,隱隱約約的似乎還有火車的長鳴,從遠方傳來,同伴們也紛紛跟上來。我又一次回過頭,最後看一眼青翠蒼茫的山,和山頭的夕照,最後看一眼那山間隱約的小橋流水人家,炊煙似乎正在升起,一縷淡淡的野愁也正在心頭升騰…… 文章來源:笑不過三 |CYY饞嘴的貓 | 漫步 |思者在說的BLOG | 小千千星座奇緣 |迷離燈火 | 自由的喇叭 |小草:簡單生活,快樂人生 | 80後潮媽育出潮寶 |瑞則的易學部落格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夜下了夜班,匆匆往家趕,走在闃無人影的馬路上,無意間一抬頭,看見滿天繁星的夜空,突然發現自己整天忙忙碌碌,好久好久沒有留意過天空了。晴朗的星空是那樣澄淨,那樣深邃,那樣迷人,心靈頓時得到了淨化,片刻間彷彿拋開了塵世的煩惱,返璞歸真到童年。 記得童年時候的夏夜,常常搬了竹床到戶外納涼,加入到鄰居們的竹床陣中,大人們搖著薄扇扯著東家長西家短的閒話,我就躺在竹床上仰面看星星。有時看到飛機飛過,目光就一定追隨至它看不見,有時看到緩緩移動的發光體(人造衛星?)或者一晃而過的流星,我就會激動地叫起來,喊其他小朋友快看。母親給我講了牛郎織女的故事、嫦娥奔月的故事,我便在天上尋找牛郎星、織女星,在月亮裡尋找嫦娥,長大後讀到過古詩:“天階夜色涼如水,坐看牛郎織女星。”就是那種意境。母親還曾在一整個夏天每夜給我們一幫孩子講《西遊記》,我們就仰起頭,問哪裡是南天門,哪裡是天宮,哪裡可以看到上天入地的孫悟空,星空對兒童時代的我來說是那樣神秘,那樣充滿了趣味,它幾乎是我一半的生命。 下鄉插隊那會兒,白天勞作過後,晚上便閒來無事,搬了松木靠椅赤膊坐在打穀場上與插兄插弟們閒聊,有一次看著一彎月亮和萬點星光,就談起了蘇東坡的詞“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”,於是想家,幾個小夥子都流下淚來。那時看星空少了兒童時的神奇,卻多了幾分淒迷。最盼望的是回城,哪怕能當清潔工都謝天謝地了。何曾敢奢望後來的讀大學,出國。人的命運真是料不定的,現在的我也無法料定十年後的我會是怎樣。 不知從何時開始,漸漸的疏遠了星空,大約是從上大學開始吧,始終是一個忙,忙學習,忙工作,忙找對象,忙家庭,忙寫作,有那樣多追求,也有那樣多憂慮,覺得生而為現代人,真的是很累的,人越來越成為非人。 偶而拿起案頭的古詩集,讀到“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”“采菊東離下,悠然見南山” ……,就羨慕起古代隱士閒雲野鶴的生活。真想拋開身邊的一切,一個人去到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,找一間茅棚住下,沒有茅棚,山洞也行,躺在草地上,手中一卷可意的書,餓了吃野果,渴了喝山泉,直讀到沈沈睡去,管它甚麼上班下班,賺錢養家,貸款買房…… 想歸想,實行起來卻難,首先就割捨不開一對血肉相連的小兒女。依舊只能過俗人的生活,偶爾看一下星空,回味一下無憂無慮的童年,想著宇宙之無涯,生命之短促,人力之渺小,命運之難測,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,心裡也就想開了許多。 文章來源:子非魚的部落格 |蘇蘇彩妝影像機構 | Not-so-handy Homeowner |拉風小壞壞 | 韋志中的心理學俱樂部 |天使的BLOG | Polk News Watch |趙小源醒了?來了?不一定! | 民航小豬的BLOG |無量文化的BLOG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牙又痛了,痛得我在床上翻來覆去。拔它拔它,一定拔掉它。   這顆斷牙,跟了我三十多年了。還是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,去姥姥家玩,看見一個編席師傅,踩著石?壓桴桿。他叼個煙斗,兩隻腳就像磁鐵粘在石?上,只見石?轉圈,不見腳動。好神!趁他編席的空兒,我爬了上去。石?移動,我就像是空中舞蹈,腳一滑,啪,磕在了石?上,滿嘴是血。牙斷了,痛得我哭了幾天,也後悔了幾天。   高中畢業,當了一名民師。正好是顆門牙,感覺不太好看,就想去補補,一問,要十多元。干一個月才二十六元。算了吧,半個月的工資呢。後來處了對象,又張精一回,也沒補上。   慢慢的,這顆斷牙開始變黃,有時呢又隱隱約的痛。妻說:「拔掉吧。」「不行不行。」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妻子。你想啊,一個人長顆牙多不容易,嬰兒一出生,父母就盼著趕快長出牙來。會跑了,上學了,又天天問換牙沒有,換幾顆了。在某種意義上說,牙齒也記錄了一個人的成長過程。牙痛了,就去看看醫生,吃點藥就好了。   我離開了學校,倒騰點小買賣。白天黑夜,風風雨雨的在外面跑,這顆牙痛的越來越頻繁,且一次比一次痛得厲害。藥呢,也一次比一次的沒效果。噙酒、咬花椒、抹牙膏、點味精,用了好多單法,也不見效果。有一天,剛進了貨,擺上攤,牙就痛起來。妻去包了藥,不見效,我就拿出止痛片,一下吃了六片。牙不痛了,可是,口乾、麻木,鼻子下面腫了起來。本來就有點噘嘴,這下嘴噘的更高了。妻的一個朋友說,拔掉吧,正門口,黃刺刺的,又是個斷牙,不雅觀。想想也是,拔掉它。   一天,我一個人去了醫院,到了口腔科,看到一個白衣天使拿著鉗子,夾著牙,用力地晃,用力的拽。不一會,掉了。我看見了血淋淋的牙齒。那是和肉連著的啊,硬生生地拽掉了。我趕緊往外走,回家回家,不拔了。妻見我回來了,就問:「痛嗎?來我看看。」我崩著嘴,搖著頭,生怕她也拿個鉗子給我拽下來。停了一會,我說別拔了,拔一個要鑲上仨,最便宜的也要八百呢。而且,我聽說,一個老頭,躺在那裡拔牙,牙掉了,嘴張著,沒氣啦。太可怕啦。妻說,沒事,我也聽說了,那個老頭有高血壓,醫生大意了,沒給他量血壓。一時疏忽,一個鮮活的生命沒了。   常言說:牙疼不是疼,痛起來真要命。這一次,牙齦腫了,兩邊的腮幫子也鼓起了好高。白天在院裡走,夜晚在屋裡轉,吃一點東西,滿嘴裡霍霍地跳。牙痛上樹。你抱著樹了,它還是痛。妻陪我去看牙醫,牙醫說,罪魁禍首還是這顆斷牙,牙根也壞了,沒有保留的價值了,拔它吧。一看見明晃晃的鉗子、尖尖的起子,我又猶豫了。妻說,拔它吧,你優柔寡斷,畏首畏尾,遭了多少罪。好,拔掉。我終於下了決心。醫生說,現在還不行,要等炎症下去了才能拔呢。   我出了醫院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是牙痛,還是妻子的那句話刺激到我的痛處?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7 Reads)
尊重,是一種雙向行為,既指尊重別人,也指自己需要得到別人的尊重,即相互尊重。現代家庭教育中新型父母與子女關係強調的是一種「人人」關係,是平等的,則父母與子女之間的尊重就是一種相互尊重,表現為父母與子女間尊重是雙向的。而雙向尊重的前提是自我尊重,自我尊重的需要導致自我信任、價值、力量、能力、適合性等方面的感覺,而阻撓這些需要將產生自卑感、虛弱感和無能感。顯然,尊重的需要一旦成為推動力,就將會具有持久的幹勁。父母與子女都應明白,在自我尊重的需要得到滿足時候,尊重他人更重要,得到他人的尊重,會提高自己的熱情度,會獲得自我價值感,會體驗到自己成功的樂趣。尊重自己的最好辦法是尊重他人,尤其發展到他人又尊重自己時雙向尊重行為成立。   美國一項研究發現,不少父母與他們已成年的子女都曾有過關係緊張的時期,其中子女年齡越大,問題越嚴重。密歇根大學主持這次調研的研究員奇拿-布迪說:「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是人類所建立的最長久的關係之一,通常是非常積極和相互支持的,但也常包含激怒、緊張和矛盾。」   布迪等人調查了一些父母及其22歲以上的子女共474人,涉及問題包括造成關係緊張的各個方面,如性格差異、子女財務狀況、家務管理習慣、生活方式等。結果顯示,父母比子女更多地抱怨下列問題引發的關係緊張:子女的生活方式與行為(包括財務和家務管理)。布迪認為,這是因為父母在相互關係中有更多的投入,而且很關心子女的成才。   父母與女兒的關係比與兒子的關係更為緊張,因為女兒與父母聯繫更緊密,因而發生矛盾的機會更大。子女則反映與母親的關係比父親更為緊張,矛盾主要集中在「性格的差異」和「父母的干涉」上——母親比父親對子女的干涉更多,對親密關係的要求也更高。   出人意料的是,子女年齡越大,與父母的關係就越不好。布迪推測,與年輕人相比,步入中年的子女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,擔負了多重角色,對與自己父母的關係投入有所減少;另一方面,此時父母逐漸衰老,更需要子女的關注,結果形成了矛盾。   「迴避矛盾不是個辦法」,布迪結合其他研究得出積極的信息:父母和子女都願意建設性地解決問題,例如包容對方的意願、理解對方的想法等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無論意外傷害出現什麼嚴重情況,也不管由何種原因造成的,意外傷害發生後,首先要注意的是受傷兒童的呼吸、心跳是否正常。如果受傷兒童心跳、呼吸不規律,快要停止或剛剛停止,當務之急就是設法暫時用人為的力量來幫助病兒呼吸,以期恢復自主呼吸,支持病兒心臟正常跳動,以維持其血液循環,保證各器官的正常功能。在常溫下,呼吸、心跳完全停止4分鐘以上,生命就會岌岌可危;超過10分鐘,病兒很難復甦。因此,當病人的呼吸、心跳發生嚴重障礙時,如果不立即進行急救,只等送醫院再救,往往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。一旦失去了搶救病人的有利時機,即使再高明的醫生和先進的醫療設備都無濟於事。所以,一定要爭分奪秒,立即進行人工呼吸、心臟擠壓等急救措施,這是最主要的救命方法,家長應該知道這種簡單、易行的急救方法。   在搶救意外病兒時,對一些容易消除的致病因素也應該採取措施。如外傷大出血,應該立即止血;口服藥物中毒,應該壓舌根讓其嘔吐出服用的藥物;冬天煤氣中毒,要立即打開窗戶或將病人抬到其他房間,使病人不再吸入一氧化碳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